招商加盟热线:

1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美军竭力扩充航母作战力量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9-07 18:01

  8月25日,美国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发布消息称,美国海军第四艘“福特”级航母正式开工建造。此举表明,美军正在按照计划不断加强航母作战力量建设,全力解决当前航母数量不足的问题,以满足未来“大国竞争”战略的对抗需要。

  据悉,在2020年1月20日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上,美国海军将这艘新的“福特”级航母命名为“多里斯·米勒”号,舷号为CVN-81。多里斯·米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海军“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上的黑人厨师,他因在珍珠港事件中表现英勇并击落至少1架日军飞机而获授勋,之后于1943年11月24日在“电击行动”中不幸阵亡。美国海军专门以他的名字命名第四艘“福特”级航母,而“多里斯·米勒”号也成为美军第一艘以海军基层官兵命名的主力航空母舰。

  “福特”级航母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军舰,舰长达337米,甲板舰宽77米,吃水深度12米,排水量满载达到11.2万吨。全舰可容纳舰员4297人、各型飞机75架以上。该舰拥有两个独立的核反应堆,可为4个各重30吨的螺旋桨提供充足动力,保证航母时速可达30节以上。该级航母还使用了全新的电磁弹射系统,大大减少了舰载机的维修费。美国海军计划建造10-12艘“福特”级航母,以提升美军未来的航母作战力量。

  尽管对未来航母的使用方式争议不断,但美军新航母的建造一直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早在2017年8月24日,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在其纽波特造船厂为“福特”级航母的三号舰“企业”号(CVN-80)进行了首块钢板切割仪式,该舰预计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铺设龙骨。与此同时,“福特”级航母的二号舰“肯尼迪”号(CVN-79)的建造已经接近完工。值得注意的是,“肯尼迪”号航母上集成了大量先进技术,以确保F-35C隐身战斗机、舰载无人机能够上舰发挥应有的作用。

  美国海军在2019年同时下了“双航母共同采购合同”的订单,即舷号为CVN-81和CVN-82两艘航母,总价值约240亿美元。按照计划,此次开工的CVN-81将在2026年铺设龙骨,预计2032年交付入列。

  作为“福特”级核动力航母首舰的“福特”号(CVN-78),不久前完成全舰抗冲击测试后回到造船厂进行为期6个月的检测和补完工作,同时还要进行针对F-35C隐身战斗机上舰的适应性改造。按照计划,其将于2024年开始进行部署。

  眼下,美国海军面临着航母数量不足的问题。美国《大众机械》网站不久前以《为什么11艘美国海军航母根本不够用》为题刊文表示,对于今天的美国海军来说,10艘甚至11艘航母都不足以执行任务。美国海军需要增加航母,增加可替代航母的舰船,要么就减少任务。

  航母数量问题也一直让美国海军头疼不已。按照美国法律,海军必须保证拥有11艘航母的运行状态,但是由于第11艘航母,即新建的“杰拉尔德·福特”号航母因技术问题直到目前还无法部署,迫使美国国会为海军通过了为期33个月的豁免案,允许美国海军在只有10艘航母的违法状态下运行,美国海军同时让“杰拉尔德·福特”号航母在建造调试工作没有结束的情况下及时服役,才算在法律上勉强过关。

  “航母荒”致使其他10艘航母部署日程排得很满,连年处于满负荷的状态下超常运行。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消息称,2020年美国海军航母总计在海上值勤855天,比2019年多了258天。在这种情况下,于今年3月8日完成海外部署的“尼米兹”号航母创造了美国海军自二战以来的最长部署纪录:航行305天,总里程9.9万英里(15.93万公里),约等于绕行地球3.98圈,平均每天航行522公里。作为已经服役46年的老舰,这一纪录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军航母数量不足的无奈。

  航母维护工程的延期则使得美国海军的“航母荒”进一步加剧。今年6月,美国海军同时有“斯坦尼斯”号、“乔治·华盛顿”号航母进行换料大修工作。与此同时,“尼米兹”号、“布什”号、“杜鲁门”号航母在进行维护,加上无法部署的“杰拉尔德·福特”号航母和完成部署正在返回母港的“罗斯福”号航母,美国海军一时间竟有7艘航母在短时间内无法投入部署。7月12日,美国海军学会官方网站报道称,目前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存在航母真空期,“这一现象在美军历史上令人难以置信”。

  由于“航母数量严重不足”,美国海军不得不“割肉”以适应新的任务需求。今年3月,有报道称,美国国防部有意让美国海军尼米兹级航母“杜鲁门”号取消原定于2024年进行的大修工程以提前退役,从而满足下一年的年度国防预算要求。在这种情况下,现役航母战斗群的延长部署可能成为常态,屡屡打破之前的部署纪录也就不足为奇了。

  按照美军的设想,新航母列装后,对航母战斗群的运用将会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首先是航母运用模式的变化。其实,对航母战斗群新运用模式的探索已经开始。2月17日,美国海军协会官方网站报道称,“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完成了一次复杂的“合成训练单元演习”。演习期间,该航母创下了两个首次:在模拟作战行动中,航母首次指挥了约100名隶属于“海豹”突击队和特种舟艇分遣队的官兵参加演习;首次在美国航母战斗群中增加了模拟北约盟国特遣部队共同执行打击任务的演练。

  除此之外,美国空军米切尔研究院出台的研究报告表示,未来空军轰炸机可能会成为反水面舰艇作战的主力,而航母舰载战斗机将是为空军轰炸机护航的较好选项。与此同时,美国海军“卡尔·文森”号航母率先在舰上部署了F-35C战斗机和CMV-22B“鱼鹰”运输机。种种情况表明,美军航母战斗群正在围绕与两栖作战力量协同、提升远征打击能力、多航母打击群协同作战等方面进行探索。这些新的运用模式,使美军在保持航母传统使用方式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了航母的运用范围,特别是使其更好地融入新的联合作战体系,而不再是孤立的海上巨无霸。

  其次,美军航母的部署区域也在发生重大转变。随着美国在阿富汗全面撤军,美军航母的部署重心正在由中东地区转向亚太地区。在此之前,美军航母在中东地区的持续部署一方面是为了在战略上震慑伊朗,另一方面则是为在伊拉克、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提供空中支援。而今后美军航母的主要活动区域将逐步向太平洋地区转移,特别是在西太平洋第一、第二岛链之间的海域。

  这种趋势已经在显现。今年1月,美国“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经由巴士海峡进入中国南海,并首次通过台湾海峡。随后,美国“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和“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在中国南海进行了包括共同训练在内的联合行动。6月15日,美国海军宣布“里根”号航母战斗群进入南海海域执行例行任务。8月28日,“卡尔·文森”号航母搭载着F-35C战斗机和CMV-22运输机泊靠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进行补给和维护,并执行海上警备任务。

  诸多美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到太平洋地区“打卡”,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地区的紧张形势,恶化了该区域的海上安全环境。但由此也可见,尽管美国海军的现役航母在数量、质量、运用上还面临诸多短时间难以解决的难题,但其仍是美国全球军事战略的核心支柱。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埃斯珀所说,“航母代表着美军的实力。未来的武器平台自然会随着战争形态的发展随之转型,但航母在美军作战体系的枢纽地位不会改变。”